为了忠于原着,所以更要改编?──谈《牠:第二章》

浏览量:480 点赞:579 收藏:182 2020-06-15

为了忠于原着,所以更要改编?──谈《牠:第二章》

Waiting,本名刘韦廷,曾获某文学奖,译有某些小说,曾为某流行媒体总编辑,近日常以「出前一廷」之名于部分媒体撰写电影相关文章。个人FB粉丝页:史蒂芬金银铜铁席格

在2017年的电影《牠》中,编导改变了原着在1958年与1985之间的交叉叙事手法,将小说中童年故事线的部份给独立拍为电影,使得《牠:第二章》得要面临一个与首集不同的挑战──也就是如何将原着中其实篇幅较短的成人故事线,给独立撑出足够的情感厚度。

就整个故事来看,全书成人故事线的主要时间,其实大约仅发生在三、四天里,与童年故事线的整个夏天相比,不仅时间较短,所发生的实际事件也明显少上许多。在原着中,读者会随着成年主角们忆起往事的过程,自未知的角度逐渐了解他们的过往。但在电影版里头,他们的儿时经历则大多已在上一集中交代完毕,因此对观众来说,则像是站在一个比剧中角色知道还多的位置,在情感投入的方面,自然也会与观看首集时有所不同。

或许正因如此,《牠:第二章》为了这一点,其实相当聪明地自上一集的故事中,找出了一小段的空白之处,并利用与原着中截然不同的驱魔仪式设定,让主角们在寻找仪式所需使用的信物时,一面回忆起上集并未提及的一些恐怖事件,藉此带入其实他们仍未真正摆脱童年阴影的相关心理问题。

严格来说,由于这些内容较短及较为零碎,同时还有部分是上一集中甚至连暗示都没有过的新增情节,因此确实使电影无法像原着那样,藉由交叉叙事带出真正充沛的情感厚度。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样的作法,却也足以令人感受到编导为了要尽量带出原着给人的感受,因而在叙事形式已确定改变的情况下,所努力做出的调整及尝试。而就结果来论,虽然这样的安排使得《牠:第二章》不到上一集那幺行云流水的地步,但也已经有着相当不错的成绩,要是能看第二遍的话,甚至还会因此发现更多编导在细节方面的巧思。

有趣的是,如果你是相当喜爱原着,同时也对书中情节十分熟悉的读者,可能会发现在《牠:第二章》里头的角色状况,其实与原着有不小差异。但值得注意的是,一些角色个性方面的改写,除了是因应叙事方式改变而进行的改编外,更是编导有意针对原着过去曾被书评批判的部份所进行的调整。

像是极具影响力的《纽约时报》书评,便曾在刊登的《牠》评论中表示,虽然这本小说充满各种史蒂芬.金擅长的情节,让人在阅读过程里始终兴致盎然,但同时也在一些重要情节上无法提出令人信服的解释。像是某个角色选择自杀的原因,或是主角们为何在遗忘往事多年后,仍毫不迟疑地甘冒生命危险,也要坚守儿时誓言的行为动机,均是被那篇书评提出质疑的部份。

而在《牠:第二章》中,编导则明显针对这些部分,尝试藉由改编来提供足够解释,有些地方甚至还以更符合现实人性的状况,来为主角们安排了不同的行为动机,使他们从原着中情谊坚定,较为美好正面的主动形象,变成了在电影前半里只是为求保命,只好不得不为的被迫面对。

当然,这样的改变,对于热爱原着的人来说,应该会觉得角色的本质因此被改变了不少。不过这点也正如以上所说,对于热爱并熟悉原着的观众而言,由于会对这些部分的改编有着更强感受,因此也会在观赏本片时承载了更高的资讯量。所以,就我自己的情况来说,反而是在看第二遍时,才有足够的余裕真正留意到一些相关细节,进而察觉《牠:第二章》在处理那些角色个性的改编时,其实也提供了适度的理由,去告诉你角色为何会有那些变化,因而让人在同样深爱原着的情况下,也能接受电影的相关调整,甚至还会在第二次观看时更加投入,所感受到的片长时间,也比第一次要来得短上许多,丝毫不觉得有到2小时49分那样的长度(附带一提,片中对于瑞奇一角的调整,是我觉得最为出色的地方,不仅足够动人,同时更强化了电影的部份元素,绝对是神来一笔的安排)。

无论如何,在小说改编电影的领域里,《牠》与《牠:第二章》绝对是个相当有趣的例子,可以让人看到光是叙事手法的改变,就会对同一则故事带来多大的影响,同时也能看到编导为了要更加符合原着精神,导致反而得做出更多的改编,才能达成目的这样一种看似矛盾的情形。

去看吧。能看两次更好。对我这样的书迷来说,要是导演真的像之前接受访谈时曾经提过的那样,于日后剪出了另一个将《牠》与《牠:第二章》合而为一的终极剪接版,要我再看十遍也行。

毕竟,如果两部电影版又被重新剪辑成如同原着那样的交错叙事,岂不是件光是想想就让人好奇不已,再怎幺样都得一探究竟的事吗?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


申博太阳城_必赢贵宾会下载|提供生活服务|各类新闻资讯|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新加坡金沙优惠大厅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至尚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