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属运气-令我悲从中来的面试经验谈〈下〉

浏览量:576 点赞:920 收藏:646 2020-07-29

纯属运气-令我悲从中来的面试经验谈〈下〉 

  曾经提过,我的第一份工作结束方式很特别。不是被炒鱿鱼,也不是跳槽,而是公司被别人合併。并不是说我们对新公司有歧见,但身为被收编的一方,总是无法安心。会不会变成黑奴,人家打电脑我们扛石头;或是连座位都没有,必须坐在同事大腿上办公之类的,各类传言此起彼落。于是,在合併日确定后,大家都在找工作。希望能在合併前找到逃生艇,别淌这个浑水。

   我现在要讲的,就是在这短短几个月发生的事。我一共面试了七家公司,面试了九次。

1.  某大型金控不动产投资部

  这家是上篇提到的前任主管介绍的,不过他也挑明了说,这边一向抠门,薪水不会太好。而且工作性质跟我之前所做相差甚远,不期待会有兴趣,纯粹当做练习就好。

        面试在Starbucks进行,过程很轻鬆。正如之前所说,过往经验毫无帮助。因此,他也不必知道我以前做了什幺,整场面试聚焦在他的个人经历。是蛮有趣的,但只过十分钟我就知道没什幺搞头,双方其实兴趣都不大。接下来只是把时间耗完,大约耗了两个钟头。

  最后他告诉我,只要有热忱,他就收。我没有,莎哟那啦。

2.  某中型券商风控室

  我的专长在资料分析,这可以应用在许多方面,用在风险控管上便是主流出路之一,风控室是很自然的选择。

  面试过程约两个钟头,从资深员工到中阶主管到部门主管轮番上阵。他们不断问我以前做过的事情,老实讲面试进入这种形态是最轻鬆的。事情你在做,你当然比他们了解,只要据实以报,气势就能将对方逼退。我一路过关斩将,终于把部门主管拖出来了。

        通常部门主管都是昏昏沉沉的,也不太清楚属下在做什幺,所以他不会跟你讨论工作细节。一出面,大概就是要谈薪资条件了。我原本月薪是A元,我的期望薪资是A加五千元。对方沉吟了一下,开了A减五千元。瞬间,一切都冷却了,空气凝结了,就像杰瑞米艾朗在电影《黑心交易员的告白》里所说的:「我听不到任何声音,只有沉默。」

  我却听到心理浮现一个声音:「莎哟那啦」。

3.  某中型金控资料分析专员

  从面试中我大概了解,这里的工作适合我。无奈对方的态度消极,一副打烊送客的样子。我想他们早就找到人了,找我去大概只是杀时间,耐心用完就把我撵走,之后无消无息,连莎哟那啦都不说一声。

  有时候面试顺不顺利,跟你录不录取的关联性很低。这回我基本上也是载歌载舞,彩衣娱亲,并没有犯什幺重大失误。但偏偏就没上,这也没办法。不过面试失败总得有人负责,我建议大家一律归咎于运气,把运气拿来当代罪羔羊,会让人生充满踏实感。

4. 某外商银行不知道什幺部门

  是的,我不知道我在面试哪个部门,对方也一头雾水,实在是乌龙至极。

  由于这是远近驰名的外商银行,进去后马上鸡犬升天,瞬间变成一名国际菁英,因此準备起来是前所未有的慎重。首先英文自我介绍。如果要英文对话我肯定没救,可是自我介绍,我处于主动地位,为了展现诚意,该準备一下。

  于是整个上午忙这件事,找厉害同事拟稿,然后到各座位巡迴演出。我很满意第一句:「I am Sam.」Sam是我的英文名字,我特别设计这句,因为它刚好跟电影《他不笨,他是我爸爸》同名。电影里的Sam是个智障,所以我每次唸出 I am  Sam都暗暗好笑。我也计画用西恩潘(电影里的智障主角)唸法来开场,那会变成「I…I…I a…a…a…m Sa…..a……mm」,想说让气氛轻鬆点,后来意识到这不是谐星选拔赛而作罢。

  面试者是三个女人,很和蔼,但气氛不太对。她们问我应徵哪个职缺,我说了之后,她们说奇怪,人资那边为什幺把你的履历传给我们,我们不是你要去的部门啊。咚咚!远方有个和尚,敲起「莎哟那啦之钟」。

  都走错部门了,实在没什幺好说。也不知道是谁的问题,想弄清楚可能要走司法程序,把人资部都抓来刑求之类。不过算了,我们双方还是维持礼数,在那间小会议室里把酒言欢,讲了些言不及义的事情。我忘记背I am Sam给他们听,至今仍感到遗憾。

5. 某小型券商经纪业务本部

  这家很诡异,因为我并没有投履历过去,而是她主动联络我。我在电话中一再确认对方不是直销或保险业务,对方挂保证不是,所以我答应了。另一方面,这个电话中的女人声音太好听了,就像美人鱼在唱歌一般,不去瞧瞧不行。

  部门主管看了我写的基本资料,劈头就说请不起我,相当直率。然后她解释,他们是后勤单位,资源不足,只能给我原本薪水的七成左右,更别说期望薪资了。一名正常谋职者,不太可能没事跳楼大拍卖,薪水打七折真的太伤,我听到美人鱼在海上唱起了「莎哟那啦之歌」。

6. 某大型券商法人服务部

  对方跟我解释了半天,我还是无法参透法人服务部的精髓。最后我问:「目前这份工作大概配置多少人力?」他说:「一个,就是我。」我说:「那现在是要扩编还是…你要走了?」他噗哧一笑:「对,我要走了。」有点像抓替死鬼的工作。

  回去后没多久,他发了份「莎哟那啦之信」给我。

7. 某大型金控风险控管人员

  履历是我朋友帮忙传的。通常如果你有内应的话,成功率自然较高,几乎都有面试机会。因此大家平常请多广结善缘,这很重要。不过,我在这里缠斗了三次,还是一无所获,可见人脉也不能当饭吃。

  第三次面试时,我碰到一位有趣的女主管,长得很有气质,她是这一系列我印象最深刻的人。

  「你之前四年都在券商?」她问。

  「是。」

  她说:「我也是券商出身,待了十年以上,之后才来银行。」

  然后,她左手靠桌子,托着腮。右手拿着我的履历,歪着头反覆的看。叹了口气说:「我跟你讲,银行真的蛮鸟的。」

  正常面试你很少听到鸟这个字,尤其出于部门主管之口。

  她说,有些银行体系的人总觉得比券商高一等。但两边待过就知道券商的效率。银行体系稳健,导致繁文褥节太多,很鸟。接下来她又举了很多例子佐证,不断强调「这里蛮鸟,你真的要来吗要不要再考虑一下」。鸟鸟声不绝于耳,我简直快笑死。

  最后这场面试再度无疾而终,跟鸟主管说莎哟那啦真的蛮可惜的。一个开口闭口「这里很鸟」的鸟主管,我想我们可以成为好朋友。

  行文至此,面试之旅正式结束。这段期间我走遍整个金融界,四处行乞却要不回一张offer。合併日到了,没搭上救生艇的我,乖乖去新公司报到準备做黑奴。其实,这才真的是蛮鸟的。

图片出处Credit:

laverrue@flickr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


申博太阳城_必赢贵宾会下载|提供生活服务|各类新闻资讯|网站地图 金沙2278jscom 申博sunbet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