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D访谈:若能夺冠会很美好,但并不会让人生圆满 

浏览量:550 点赞:515 收藏:561 2020-06-07

最近的一次队内训练后,Kevin Durant坐在折椅上,与Yahoo体育记者聊起了他在金州勇士队的头一个赛季。他若有所思地抚摸着自己那杂乱无章的鬍鬚,伸直了左腿,看起来对于自己的这个决定异常满意,毕竟他因此回到了魂牵梦绕了五年之久的NBA总冠军赛。

Durant对此感到放鬆而镇定,他那随和的个性帮助他很早以前便天衣无缝地融入了湾区的新家。在这里,他所面对的一切同过去的十年都有所不同——他需要锲而不捨地追寻自己的目标,以及探索比赛于自己的意义所在,但他经受住了考验。

自从做出了有史以来最具争议性的「决定」以来,Durant饱受非议。舆论评价到这一动态让整个联赛失衡,也使得勇士队强大到不可思议,与他们对上变得索然无味。与此同时,他也获赠了一系列不怎幺友善的绰号——纸杯蛋糕,杜软特,以及选择了最捷径的戒指乞丐。这一切,Durant看在眼里听在耳里,却无从辩驳。

然而Durant并没有被这些负面情绪所困扰,也没有因此而充满戾气,而是保持了他一贯的淡定。毕竟他是来赢球的,不是来满足喷子的。距离朝思暮想的生涯首冠仅仅四场胜利之遥,Durant对于将天赋带到湾区这一决定毫不后悔,他也愿意长久留下,儘管来自多方羡慕嫉妒恨的声音也许会给他招来更多非议。在坐落于奥克兰丘的家中,Durant可以欣赏到难以置信的好风光,在晴天甚至可以看到金州大桥!他已经开始展望球队搬迁至旧金山以后的情况,这无疑给球队打了一针强心剂。

KD访谈:若能夺冠会很美好,但并不会让人生圆满 

问:这个赛季对于你来说意味着什幺?

Durant(以下简称为KD):这一年与往年截然不同。我是说,我所做的一切都被放在显微镜下挑刺,这是前所未有的经历。我感觉……怎幺说呢……我感觉无数人正盼着某些事情发生,无论场上场下,他们都在幸灾乐祸。但于我而言,这样的经历很有趣,因为证明许多人是错的是一件很酷的事,不过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这点无可否认。我只是觉得我还是原来的Durant,我真的非常非常努力。我知道许多人说我作弊了,我走捷径,我不尊重比赛……但是我很努力啊兄弟,我依然很努力,我非常认真地对待自己的生涯。如果我不努力,那幺他们那样说我是可以理解的,但我热爱比赛,喜欢和队友们一起打球,享受篮球的乐趣,我希望人们不要忽视这些。听了太多人质疑我的人品、我的行为、我的改变,但我实际上只是想要享受打球的快乐,这才是最重要的。这一年教会我最多的也许就是要专注于重要的东西,也就是篮球以及生活,这是我学到的关键点。我能够意识到这些并非理所当然的,是这一年的经历教会了我这一切。

问:你刚才说「证明人们是错的」,那幺你认为哪些关于你的评价是错误的,或者说不公的?

KD:我不想说人们没有尊重我的比赛,事实上很多人还是尊重我在场上的表现的。我也不想说一定要证明他们是错的,我只是不希望自己的快乐被偷走,这才是我那话的意思。首先我希望大家能够纯粹地享受篮球的乐趣。也许没人会关心我8岁刚开始打球时候的情况,但现在我只想找回当年那份记忆,好好回味一番,而不是深陷那些谁能完爆谁的讨论之中,或者是一些其他的有关比赛的屁话。我希望篮球能够重归它淳朴的本质,不过这点也许从我决定换队来到这里的那一刻起,就成为了奢望。

问:这次转会对于你个人的成长来说意味着什幺呢?

KD:无论我当初是选择留下,还是像现在这样选择离开,我认为我都是原来的那个我。我已经28岁了,接触的事物日新月异,无论在奥克拉荷马还是湾区,我还是我。为谁效力我都一样会取得现在的成就。关键在于将篮球方面同现实生活相区分。我认为这是我在这里的一大收穫,我意识到了其他人把这看得多幺重要,以及他们是如何将二者相结合的。而当我真正得以将之区分时,一切问题都迎刃而解。

问:你在过去的6年中有5次排名MVP榜单前五(2014-15赛季,Durant因右脚骨折缺席55场比赛),但今年,人们好像没怎幺把你加入讨论。我知道你的受伤是一方面原因,但你加入了一支星光熠熠的球队,尤其是这支球队还有一名如日中天的两连MVP,这也许注定会降低你的印象分。所以当你知道你没有获得提名之后,这会给你带来压力吗?

KD:并不会,因为我知道这一切的原因,我知道不是因为我没打好,只不过其他一些球员打出了更漂亮的数据,这就是事情真相。我并不是退步了,那些人打出更好的数据也不会意味着他们比我更强。我的名字依旧会出现在联盟最强球员的讨论名单中,但这些都不重要了,我还是能够产生巨大的影响力,无论对面是谁,无论队友是谁,但对于MVP而言,也许只能是童话了。从我决定来这里以来,我甚至都要被舆论踢出这个联盟了,因此我如果想要有机会赢得MVP,可能得干出点惊天动地的大事才行——比如来个场均大三元,但这在这支球队是不可能发生的。我对此压根就不在意,我所在意的无非是如何进步,如何打好自己的比赛以帮助球队获胜。

问:我们以前就聊过这一点,当时你说这次转会并不是为了戒指,更多的是为了选择最适合你生涯的打球方式。那幺你认为你的比赛方式发生了怎样的变化?出手更轻鬆了吗?因为我注意到你不需要拚死拚活却依然能够砍下高分,我这幺说对吗?

KD:很明显是对的。当你来到这样一支天赋更强,深度更好的球队,队内有妙笔生花的组织者、百步穿杨的神射手、兇猛剽悍的篮下终结者,那幺其实所有人都能得到解放,我们合作非常默契。我在来到这里之前就得到了很多分,我以前就投出过五成命中率,也有过几个场均25+的赛季,因此我并不是在勇士打球才能做到这些,我本身就有这个实力。不过区别在于,我现在不需要像以前那样疯狂出手,但我同样能打出很高的效率。在这里我有更多的机会打转换进攻,拉开单打的机会也更多,因此我得以从容接球,决定自己要突还是要投,这就是区别,就这幺简单。但我在来这里之前就有过多个出彩的赛季,只不过我可以换一种得分的方式。这算不上艰难,但也是一种挑战。

KD访谈:若能夺冠会很美好,但并不会让人生圆满  问:你曾说过你早就猜到离开后会招致骂名,而除了你以外唯一一个因为换队而遭受如此待遇的人非LeBron James莫属,他当初离开克里夫兰的「决定1.0」没少让他挨骂。那幺你有没有跟他,或者跟其他人聊起过后果?

KD:没有。这属于那种你必须独自面对的事情。而且最关键的是,这个问题根本没那幺严重。我不会耽误LeBron James或者是其他任何人的时间来谈论他们以前的经历,这真的不是事。有些事情就是需要我一点一点来完成的,我知道我的决定会引起怎样的轰动,我也知道很多人会因此恨我——「恨」是加引号的!他们「恨」我是因为……我特幺怎幺知道……有些人就是喜欢没事找不痛快,因为我敢保证我做的任何事都不会影响他们的生活。他们只是入戏太深,事实上这只对我是真实的,NBA的一切对于普通人来说都不过是场游戏而已,无论发生了什幺,你们根本都不会受到任何影响,只有我才是需要面对这个决定所带来的一切,以及我最亲密的朋友和家人。对于其他人来讲,我的决定不过是他们茶余饭后的话题,或者闲得蛋疼的时候给朋友发短信时候的主题,但对于我而言,这是终身大事。我花了很久考虑这件事,因此我不可能跑去找勒布朗,问他「嘿兄弟,他们叫你软蛋的时候你啥想法?」这根本不重要,也不会困扰到我。我认真权衡了所有利弊,我也知道没有人是真的不尊重我的为人。当我不得不经历这一切的时候,我的感觉就像是有人路过我然后在我耳边喊着「小人!懦夫!」而当我终于熬过这一切,那感觉就是「哦,原来只是梦一场。」当我这样想的时候就容易多了。

问:这幺说的话,当你第一次回奥克拉荷马打客场,听到漫山遍野的嘘声以及「纸杯蛋糕」的嘲讽的那一刻,你一定感到失望和苦恼吧?

KD:我不是奥克拉荷马人。对于现场球迷来说,那不过是他们生命中得以抽出来享乐的两小时而已,等他们回家以后还是要睡觉,起床,上班,週而复始,就是这样。我不会把这当作私人恩怨,我也不会因为那些球迷叫我不好听的名字而产生怨恨心理,那不过是场娱乐,他们怎幺看我也是他们的自由,不是什幺生死大事,我不会因为他们骂我就跑去他们家里把他们干了。我敢保证绝大多数人会日复一日重複他们在7月3号做的事情,一直到那场比赛。他们的生活不会因为我的行为而改变,他们也就是在那看比赛的两个半小时时间内会叫我的侮辱性绰号,晚上回家以后就忘得一乾二净,然后该怎幺活就怎幺活,就像我一样。我不会对此有什幺负面情绪,那些对我而言也是游戏而已,我乐在其中。

问:在西决开幕战以后,你说,「别管推特上的说法,一堆荒谬的胡言乱语而已。」当时你是针对那起有关Zaza Pachulia和Kawhi Leonard的事件,不过有没有一定成分上是在影射自己的经历?

KD:什幺都有,不仅仅是关于我,甚至不仅仅是有关篮球。当你突然给予了一群人话语权,那他们难免会口无遮拦。当今社会,人人都有自己的观点,任何情境下都是如此,大选辩论、政治、美式足球、棒球,什幺都有,人人都有自己的观点,然而并没有什幺卵用,因为这些也只是他们的观点而已。

问:篮球方面来讲,你本赛季的那次膝伤算得上是脚伤以来最让人沮丧的时刻了吧?

KD:没有喔,那段时间我非常好。

问:怎幺做到的??

KD:家人和朋友的陪伴,以及队友、教练团和整支球队的鼓励,让我更加坚强。而且我的伤势每天都在缓解,每天都有新的进展。第一次能够走路的那一天简直一颗划艇,而当我跑起来的那一刻,身边的人都为此沸腾,朋友家人队友,大家都很激动。后来我又恢复了横移能力,所有人都乐不可支。当他们第一次向我透露伤情的时候,我都要炸了:「天哪!又来?赛季又要报销了??」后来他们又跟我说我情况不错,我才长出了一口气:「六週的时间恢复,能不能打得更好呢?」伤病无可避免,不幸时有发生,但这些都是比赛的一部分。很高兴伤情没有恶化。

KD访谈:若能夺冠会很美好,但并不会让人生圆满 

问:整个赛季,人们都在关注你和前队友Russell Westbrook的关係,或者说关係破裂。你对于Kendrick Perkins在TNT透露你和Westbrook之间有过交流的事情怎幺看?(前雷霆中锋Perkins曾在Kevin Garnett的Area 21节目中透露,当Westbrook打破Oscar Robertson的单赛季大三元纪录后,Durant曾对其表示祝贺,两人也因此恢复了「交谈状态」。)

KD:实话实说,我是不喜欢这样的事情发生的,但我了解Perkins,我不会因此责怪他,也不会因此感到沮丧,他是我的兄弟,永远不变。而且他当时和他的小伙伴们在一起,所以我能理解,这没关係的。

问:那幺这次真的是你和Westbrook分开以后第一次有过……

KD:我压根就不想说这个事,没什幺好说的,Perkins已经帮我说完了。

问:勇士在此前没有你的情况下都取得了不菲的成就,那幺对于你来讲,要融入这支球队最大的困难是什幺?我们刚才聊到一些外界的东西,你说人们在试图偷走你的快乐,那幺来聊点球队内部的事吧,毕竟他们有自己的战术,而你此前整整九年时间里打的都是另一套战术。

KD:我都不觉得我做出了多少调整,只是抽了点时间就把问题解决了。Klay空了,把球传他。Curry要打挡拆,那就去给他挡,然后给他製造单打空间。我在下快攻,那就把球往前一甩,这是我擅长的。谁空了就给谁球,就这幺简单,一切按照战术来。Livingston和David West喜欢低位单打,McGee热衷于玩空接,Green精于控球。每个球员都很聪明,我的篮球智商从进入联盟以来就一直在进步,因此我明白那些跑动对于球队的重要性。所谓的调整不过是加入了我这样一个有自己打法的新成员,我需要搞清楚怎样打无球,做好空间型中锋的角色。但在多数情况下,并没有什幺大的困难,只是有点小细节要处理好。

问:最后一个问题,冠军对你而言意味着什幺?

KD:冠军并不会让我的人生圆满。我想做许多事,想完成许多目标。如果能够夺冠,那幺终场哨声响起的那一刻,以及在更衣室里与队友们相拥而泣的时候一定是无比幸福的,随之而来的一切都会让人受用不尽。可是然后呢?我接下来该做什幺?这是我看待这个问题的方式。但如果能夺冠绝对会爽爆了,之后的两三个星期都会沉浸在狂喜之中,这点我能想像到,任何球队能够夺冠基本上都会这样。去年骑士夺冠后全队去了拉斯维加斯,在那里狂欢了一整晚。这种两个星期的狂喜无疑是我非常渴望的,但它并不会让我的人生完整,对我个人和对人生的意义来讲都是如此。最终,如果有幸夺冠,这样的成就会成为我生涯的又一座里程碑,让我们拭目以待吧!但就算没能如愿,我也绝对不会把自己锁在房间里一哭二闹三上吊,而是调整好心态,提升自己的比赛能力,享受篮球乐趣。

KD访谈:若能夺冠会很美好,但并不会让人生圆满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


申博太阳城_必赢贵宾会下载|提供生活服务|各类新闻资讯|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必胜亚洲官方网站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汇盈2平台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