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想艺术】黄咏诗游走铜锣湾,穿越生死善恶

浏览量:232 点赞:701 收藏:320 2020-06-12

【好想艺术】黄咏诗游走铜锣湾,穿越生死善恶
剧场编剧黄咏诗由铜锣湾这个创作的起步点出发,看城巿的不同风景,同时思考艺术与人生。
【好想艺术】黄咏诗游走铜锣湾,穿越生死善恶
黄咏诗坦言住在城巿的好处是充满了素材,可以随时找到写作的素材。
【好想艺术】黄咏诗游走铜锣湾,穿越生死善恶
黄咏诗在铜锣湾写出很多作品,包括《破地狱与白菊花》,黄咏诗尤记得写作当年有大型纸紥在唐楼天台上烧。

文︰邓小桦


剧场编剧黄咏诗,代表作品有《贾宝玉》、《香港式离婚》、《破地狱与白菊花》等。关于婚姻、死亡的主题,黄咏诗一向被人觉得绝、「去得几尽」、鬼才。今次「好想艺术.自作业」,黄设计了一条路线,由铜锣湾这个创作的起步点出发,看城巿的不同风景,同时思考艺术与人生。


在人中间写鬼

黄咏诗一向有奇异的爆发力,行事变幻莫测。当年希慎广场刚建好,她有天突然在街上暴走,又大声叫,同一时间希慎外墙挂着的绿网正好轰然卸下,途人都吓到以为天崩地裂。


黄咏诗在时代广场旁的唐楼住了六年,见证租金由四千涨到一万一千。这是极端密集的消费地带,「试过落街买早餐,却买了一碟眼影。」铜锣湾夜不眠,有试过三四点人们在街上大叫她的名字,她从楼上探头下望,原来是一群朋友喝完酒来找她。「回想起来真是很风流的生活。」


那些唐楼端正优雅小香风,彷彿是不会改变的事物之一。她那时正在写《破地狱与白菊花》,大型纸紥都在唐楼天台烧。如果有人看见,大概会觉得诡异。黄咏诗在铜锣湾写出很多作品;大概参考张爱玲,黄笑说这也是一个单身女作家的必经阶段:住在闹巿中的唐楼,地标旁边,大年大节人群倒数她便回不了家,抱着整袋从洗衣店取回的衣服等人潮散去。「城巿的好处是周围都是人,充满了素材,可以随时进入他人的生活,搭枱就可以了。听隔离枱讲一支防晒都讲四十五分钟,写四十五分钟的讨论戏完全不成问题。」想当年,刘以鬯一天交十几篇稿,很多都是偷听隔离枱的。


有静有动铜锣湾

沿加路连山道走,棉花路上有细緻窗格,圣保禄修道院自闢一角庄静堂皇。黄咏诗甚至喜欢圣保禄幼稚园前定时聚集的人群,接到了小朋友就走,日夜变化跌蕩大,这些对比都有利写作︰「这些反覆的能量对作品帮助很大,尤其因为我写戏剧。」黄咏诗走路有风,加路连山道上的古树都是她朋友。


黄泥涌道上,据说以前是快活谷马匹走道,黄咏诗疾走,就当自己是马。跑马地电车总站曾是她生命的转折点。当时她在医院,快要生产,凌晨五点后不准吃任何东西。「我睡到三点四十五分,突然想起,我要三个月后才能食下一口的雪糕了,于是走出医院,到街角买雪糕吃,还穿着医院袍绑着医院手带。」之后就是另一种人生了。


是要选择善良吗

黄咏诗重游跑马地,说以前边走边思考人生,生了孩子之后真的会累到不能思考。黄咏诗慨叹,生育之后,觉得以前的烦恼都变得很轻,「不过是自己想太多。现在真的累到只剩下善良,搞不出太多花样。」观众觉得不习惯她的戏变

得善良了。黄咏诗笑说人是衰格的,善待对方便爱赖皮,须要直指其非,「像帮人排毒。」黄咏诗从来不觉得自己毒,「我只是正常。人们说崩口人忌崩口碗,我偏专门往崩口处撞上去。」


箕琏坊配水库上有寛广到像奇迹一样的草地,那是整个跑马地的上盖,非常适合奔跑。黄咏诗轻轻地说,她也真的有想过,是要把女儿训练成超级大坏蛋,欺负全世界呢,还是要教她爱人、理解人、感动他们呢?后者是一条难得多的路。


(香港电台电视节目《好想艺术》,本集于6月17日播放),逢星期日晚上10时在港台电视31及31A播映;逢星期三晚上6时在无綫电视翡翠台提供节目重温;港台网站tv.rthk.hk及流动程式RTHK Screen视像直播及提供节目重温。)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