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建豪的不羁哲学

浏览量:776 点赞:221 收藏:197 2020-06-25

吴建豪的不羁哲学 台湾F4偶像团体16年前在亚洲引起过一阵旋风,如今4人各自拥有一片天,而吴建豪算是当中最活跃的一位,他努力丢偶包,持续编舞、音乐、电影与电视上有令人耳目一新的表现,甚至还在中国实境秀里学奥运跳水,竟然又拿了亚军,而新专辑《音乐不羁》更是主打很潮的Funky加Rap,然后又在Legacy与黄大炜唱Live Band,甚至开始要组团了。吴建豪感觉愈活愈年轻了,而这些种种的尝试,正是他想要的好玩人生!
 

「我真的不是偶像,也从来不想当偶像,我的个性是非常的不羁的!」吴建豪正经地强调。如果没有经历过完整的採访,很容易让人以为是为了新专辑《#MWHYB音乐不羁》,以及首支单曲〈Booie不羁〉的行销说法。

光是向Motwon音乐致敬的新专辑前几波主打歌的曲风非常摩登又Funky,还结合了Rap,还有MV中非常潮的Streetwear打扮,配上时髦的舞步,真的很好看,整体感觉不像是一个39岁的男星表演。而我们的採访是在髮型师帮他弄头髮时,同步进行,将近一个小时的採访结束了,头髮还没弄好。这不是偶像,是什幺?

但採访完后开始拍照时,真的震撼到我们了。设定的拍摄主题是Playful(好玩),过往拍摄明星,甚至很厉害的模特儿,我们能期待的就是Pose摆得很厉害,但没想到吴建豪很爱玩,玩得超疯狂、超专业。在摄影师镜头面前,他抓着充气鲨鱼玩具时龇牙咧嘴数要征服对方一般,摄影师调整灯光时,吴建豪还骑着鲨鱼表演,现场工作人员不禁哈哈大笑。接着拍跟小孩玩耍的样子,他为了製造戏剧效果,竟要小朋友拿球砸他,感觉那10分钟玩得乐此不疲,头髮乱了又满身大汗,连摄影师都看不下去,想换别种方式,吴建豪还是要拍,「既然拍了就要拍到位。」至于空中劈腿斗恐龙,他凌空跳起数十次,扮演恐龙的同仁都觉得脚痠了,吴建豪怡然不急不缓,顶多摆着马步拉拉筋又继续跳。

吴建豪的不羁哲学

好吧,我们同意吴建豪真的不是个偶像,但他又何必那幺在意?「当偶像代表要被有很多规则绑住,就像很多人会说基督徒只能怎样,不能怎样,但我只想做我喜欢做的事,不想被定型!」吴建豪指着自己的头髮解释。

15年前拍完《流星花园》,经纪公司就要求他维持飘逸的长髮,香港导演李仁港找他拍《少年阿虎》时想动他的头髮,但经纪公司非常犹豫,他抓着这个机会就让导演决定要怎幺剪。「我就喜欢尝试不一样的东西,这也是为什幺我的髮型多年来一直在变,如果可以变,我就变!」

吴建豪说自己一直希望在演艺生涯上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完全不想被定型,所以他甚至叛逆地客串电影《变身》中一个丑得不能再丑的角色。「大家很容易把偶像与实力派分得清清楚楚,我不是偶像,因为我内在有很多想法可以跟大家分享。不要再帮我设定我该是怎样的一个艺人!」

在最新专辑《音乐不羁》中,吴建豪算是做了最接近自己想要的音乐,在前一家唱片公司时,他总感觉有只手叫做「市场」,要他做符合社会流行的音乐,而现在这个音乐最能反映他的喜好。「我的音乐就是不羁,这也是我的个性,这两个字代表着自由、舒服与随兴!」

这张专辑的曲风也是吴建豪最熟悉的。「我从小就开始练舞了,在那个年代,跳舞听的不是电子音乐,是James Brown、Prince或Michael Jackson,这些歌手都存在于Boogie里。」吴建豪表示,甚至连前一阵子他在社群网路上非常轰动的街头快闪机械舞里,他脸上戴的头盔都是相关的,「以前听Michael Jackson时,看他在MV里带着狼人面具,或最后变成机械人,我就在想,我也需要一个这样的东西。」吴建豪后来在Instagram上找到一个做头盔的高手,相谈甚欢中,他就开出了「同时具有金色与银色,然后又有代表他的V字Logo」,对方就这样做出来了。 仔细一看那头盔,感觉像是80年代很红的金刚战士(今年被改编上大萤幕),吴建豪说自己从小就开始收集公仔,说着说着又忍不住点开手机让我们看他新歌〈玻璃屋〉MV(4月才会上档),里面有个穿着军风夹克、貌似吴建豪的公仔,跟着一群Be@rbrick、Kaws及Marvel公仔作戏,让人惊讶台湾的停格

式动画的高水準。「我是在Instagram上看到这个叫Counater656的Studio,拿七龙珠跟钢铁人对打,觉得太好玩了,连络上后觉得很有搞头,所以我就带了两大袋自己的公仔开车下台中找他们,最后结果太酷了!」吴建豪非常热情地跟我们介绍Counter656。

这首歌为什幺要命名为〈玻璃屋〉?「You Know,身为一个明星是没有自己的隐私的,感觉就住在一个所有人都可以看进去的玻璃屋里!」那为什幺吴建豪的公仔设定上穿的是军风夹克?「因为跟媒体互动的关係,很像在打仗!当然不包括《GQ》啦!」听了他这幺说,我们该庆幸没有多问他的身世或婚姻状况,毕竟有太多媒体都报过了。

吴建豪的不羁哲学

这10年来,吴建豪经过很多风风雨雨,选择成为一个受洗的基督徒是让他心灵能够从纷扰中获得宁静的方式,他手机上的一个APP每天都会传一段圣经章节的经文,他就跟着祷告,每天至少40分钟,他说自己现在很随兴地做自己,都是跟着上帝的意思走。

好莱坞电影中,许多关于基督教徒名人的故事都会形容他们一切的作为是「荣耀上帝」,照吴建豪的说法,他每次舞台有震撼人心的表演时,是他最接近上帝的时刻。「那种感觉是很忘我的,其实是我跟神互动的感觉,觉得是为他表演,这时候观众也可以感受到我表现出自己最好的一面!」他在讲这句话的时候,脸上有些很独特的光彩,非常喜悦又平和,然后又补了一句:「我从13岁时,就决定要跳舞跳得很强,没想到到了现在这个年龄,还可以把跳舞当工作,我觉得这是上帝在照顾我!」

长时间跳舞、运动让吴建豪身材一直保持很Slim,但脱掉外套又可以见识到手臂肌肉线条很饱满。「其实我也可练很壮的,但就比较不上镜头,我很希望有人找我在电影里演壮汉,这样我就可以放胆练健身。」吴建豪说自己爱试不同的运动,有趣的又没玩过的运动,都会想试一试,3年前他甚至参加中国江苏卫视的名人跳水节目。「我为什幺会去跳水?特别是我有点惧高,但正因为我有恐惧,也会感觉有挑战性,还有我平常跳街舞就会翻跟斗,也很想试试在空中翻跟斗是什幺感觉。」最后,在这个引起高收视率与话题的节目里,吴建豪得了亚军。或许因为喜欢运动,解释了吴建豪本人让人感觉像是20几岁,而不是快40岁,但他强调,运动当然有帮助,心态也很重要,他又滑了滑手机让我们看小野洋子讲的话:「有人18岁就已经老了,有人90岁还很年轻,年龄只是一种概念,是人类创造的概念!」

现在的吴建豪是在他人生最灿烂的阶段,不只出新专辑,去年在中国演的古装剧叫好又叫座,接下来又要去中国拍戏。此外,频频与时尚品牌Coach合作,最近才拍了春夏形象片。更特别的是,他开始玩Band了,最近还跟黄大玮一起唱Live Band。他一直都在玩乐器,小时候学钢琴,进演艺圈后开始练吉他。「如果有机会让我抱着吉他在舞台上表演,我绝不会放过。」他年轻就有玩Band的念头,但毕竟要组成个乐团,要养成默契,需要非常长的时间养成,而他最类似的经验是前几年在日本巡迴演唱时,有机会跟乐团合作。

「我信了上帝后,就知道要顺其自然,时间到了就会发生。」果然,吴建豪近来认识一群想组Band的乐手,他特别享受5人练习状态很好时的那种随兴作乐,就像他们最近在练〈Billie Jean〉的Remix时,感觉是没有了自我,自由放鬆的感觉。「大家虽然都顺着节奏,追着音乐跑,但每个人认定的结尾点都一样,大家都各弹各的,互相飙高音,太好玩了!

「好玩」这件事也出现在吴建豪穿衣态度上,他可能是台湾最懂得时尚衣着的男星,就像这次的拍摄,他提出的第一个条件就是要自己搭衣服,不喜欢穿Total Look,非常有自己的想法。最有趣的是,他参加中国跳水节目时,一般名人都穿三角泳裤,只有吴建豪穿及膝泳裤,许多观众反映给电视台,製作单位也希望他多露一点好身材,但他断然拒绝:「我在美国长大的,高中时我们游泳都是这样穿的,反而会嘲笑穿Speedo泳裤的人,更重要的是,我也比较害羞,不想在大庭广众下穿像内衣的服装。」吴建豪很腼腆地解释。

拍照当天,吴建豪从头到脚的配件令人眼花撩乱,很多都是他自己DIY完成的,有一半以上都是欧洲跳蚤市场或日本Vintage店买的,再结合某些戴很久的Chrome Hearts、Dolce & Gabbana、Cartier或Goro's的各式配件。

「我不是那种会全身戴满Goro's或Chrome Hearts饰品的人,感觉好像只是让人觉得很有钱或地位,可以买全身的Goro's,但这也没什幺错,只是我觉得穿着是一种自我表达,甚至是个性的延伸。」吴建豪还是坚持他那套「不羁」哲学。不论是「好玩」或「不羁」,甚至「随兴」,这些特性的确都可以套用在吴建豪身上,透过他的言谈,还有拍照时的态度,我们才了解这些特质对他来说只是一种结果的呈现,背后有众多他在专业上与心态上兢兢业业的努力,而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表现出来的。一如一件Gucci的唐老鸭外套,或是一部Tim Burton的电影,都有其幽默又好玩的特质,但创作背后累积的学问可深了,吴建豪也是如此。

吴建豪的不羁哲学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


申博太阳城_必赢贵宾会下载|提供生活服务|各类新闻资讯|网站地图 sunbetsuncity游戏端 申博官网赌场